【“大国顶梁柱・永远跟党走”主题征文选登】铁肩担道义 谱写新篇章-门徒娱乐官方网址

"));
en

【“大国顶梁柱・永远跟党走”主题征文选登】铁肩担道义 谱写新篇章

中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风险管理与法律事务部职员 汪伟

来源:党群工作部 发布时间:2021年06月15日

  明朝有这样一个忠志之士,写下了“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”的遗联明志。

  嘉靖年间,皇帝一心修道,不问朝政,堂下奸臣当道,祸乱朝纲。当是时也,内有权相严嵩执掌中枢,党同伐异,擅权专政,外有鞑靼窥江北去,虎视眈眈,觊觎中原。在此内忧外患之际,各路有识之士奔走疾呼,望还朝堂清明,使国富民强。这些人中,最为“大胆”的当属一位五品兵部员外郎,他眼见严嵩祸国殃民的种种行径倍感痛心疾首,决心铲除国贼。而当时位居首辅的严嵩权柄极大,弹劾严嵩注定会遭受同党弹压。但他不惧权势,冒死上书《请诛贼臣疏》,历数严嵩“十罪五奸”。这本奏疏也被史学家称为“明史上一大奏牍”。不出所料的,他被严嵩构陷入狱,受尽酷刑,双腿折断,皮开肉绽。而在这种窘境他竟然凭着惊人的勇气,在狱卒错愕的目光中,用摔碎的陶碗一层一层的刮掉腐肉,顽强的抗争。朝野的解救呼声没能震醒,仿佛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一般,临刑前,他在狱中的墙上手书“铁肩担道义 辣手著文章”十个大字,大义凛然的走向法场,高歌他那首感人肺腑的《就义诗》,慷慨赴死,只“留作忠魂补”。

  他就是容城三贤之一,明朝直谏诸臣之首的杨忠愍杨继盛。忠愍公殁后七年,严党倒台,其子严世蕃枭首弃市,严嵩削官抄家,在唾骂中死去。而杨椒山则为新君所推崇为直谏诸臣之首,做碑立祠,成为百姓心中赤胆忠心的一代忠义良臣。

  近代中国也有一位忠志之士,同样写下了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”的楹联。

  百年前的中国,内忧外患,民不聊生。刚从封建帝国的统治下解脱出来的民众并未感受到民主的照拂,反而又陷入了军阀混战的乱世之中。民族民权民生形同虚设,民有民治民享沦为空谈。彼时的中国,迫切的需要崭新的气息来荡涤污秽,拨开迷雾,为中国革命指明方向。时年,名士章士钊的一位知己好友赠与其一副对联,上书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著文章”,透露出了拳拳报国之心。这也并非这位名士的友人第一次与人共勉此联,早在1913年其主编《晨报》副刊时,就在创刊号上选刊了“铁肩担道义”一句作为本期警语,正是杨椒山被严嵩杀害前写下的那句。由此可见,他十分推崇杨公高义,并且用其一生来践行这句座右铭。此后十五年,他始终以救亡图存为己任,寻找治国良方。在孜孜以求的探索中,他经历了各种挫折与磨难,但却始终在革命道路上矢志不渝的前进。在俄国十月革命的东风中,他终于窥见了世间的真理,找到了那一剂药方。从此,始终与劳苦大众站在一起的他终于彻底转变成了一名无产阶级战士,与另一位革命先驱一南一北、相约建党。直到1927年被反动军阀杀害,他为了民族解放和共产主义事业奉献了一切,直至献出生命。牺牲前,他慷慨激昂:“不能因为反动派今天绞死了我,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,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”,高呼“共产党万岁!”英勇就义,时年38岁。

  他就是李大钊,中国共产党缔造者之一、党的早期主要领导人,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党的思想理论的奠基者,毛泽东称其为“我真正的老师”。从护国倒袁到工人运动、从新文化旗手到马列主义先驱,李大钊先生始终奋斗在革命的最前沿,如果是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”是守常先生真实的写照,那么“铁肩担道义,辣手著文章”就是他革命的信条。大钊先生的“道义”,是为国为民的理想和志向,“铁肩担道义”就是以救国救民为己任;“文章”是就是主义,是共产主义、马列主义,歌颂革命和共产主义的作品。将“辣”写作“秒”更凸显了行严先生神来之笔的智慧,“妙手著文章”就是要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来宣传革命、歌颂革命,在思想上文学上对反动军阀迎头痛击。

  无独有偶,当时还有一位有识之士也同样欣赏杨椒山的这句名言,更有“铁肩辣手”的赞誉,这个人叫邵镜清(后改振清),字飘萍,民国时期著名报人,新闻全才,曾在京创办《京报》,又与蔡元培一起,创办了“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”并举办讲习会,毛泽东、罗章龙都参与过学习。邵飘萍先生将“铁肩辣手”作为人生和职业信条,表现出了对真理的执著和对信仰的坚守。当时的“二十八画生”毛泽东讲到新闻记者应有自己的操守和品性,邵飘萍深以为然,认为做新闻就要伸张正义、崇尚思想,不惧生死去唤醒民众,而他的一生也在践行着这样的新闻观。接触马克思主义后,革命思想逐渐转变,致力于宣传俄国十月革命和共产主义,并深耕新闻教育事业。后在李大钊同志的介绍下于1925年秘密入党,对共产主义运动做出了大量的报到。但也正是如此惹恼了反动军阀,1926年同样被奉系军阀张作霖以“赤化”的理由杀害。1949年4月,毛泽东亲批追认其为革命烈士。

  伟人总有相似之处,李大钊与邵飘萍都将杨继盛的狱中遗联当做人生的信条,又因为相同的理想和信仰共同走到了一面大旗之下,因为这是革命者的抉择,是历史的必然。纵观中国共产党的历史,共产主义的信仰贯穿了无产阶级革命者的一生,他们始终不渝地追求着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事业,这既是其信仰的力量源泉,又是其信仰的迫切追求,他们相信,社会主义必定不会辜负中国。在这份信念面前,一切反动势力的迫害都是纸老虎,他们手中的毛笔就是戳向敌人心口的钢枪,一场场慷慨激昂的演讲和一篇篇似檄文般的文章,冲击着由封建势力、买办阶级、反动军阀编织起的密不透风的铁屋,震醒了屋内昏昏欲睡奄奄一息的民众,誓要将禁锢中国千年之久的腐朽沉寂的气息荡涤一空。所以,官僚买办被共产主义吓到了、封建残余被革命文学打疼了、反动军阀被工人运动搞怕了,他们视共产主义为洪水猛兽,将共产党员这个“领头羊”看做眼中钉,妄图通过戕害李大钊们、邵飘萍们而将革命的火种扼杀在摇篮中。但他们想不到的是,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,革命的薪火早已播种开来,一批批革命志士前赴后继,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心目中理想的、美丽的、可爱的中国而奋斗、而牺牲。于是,在这份信仰下,103年前,李大钊在《庶民的胜利》中言道“试看将来的环球,必是赤旗的世界”,而103年后的今天,已经红旗遍地、雄师百万。

  所谓心中有信仰、脚下有力量,以李大钊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以救亡图存为己任,坚信共产党必定能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,所以他们深植于祖国大地,与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投身于改造旧中国、创造新中国的伟大征途,在这极不平凡的一百年里,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,完成了三大改造消灭了剥削阶级,实施了改革开放解放了生产力,中华民族已然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但我们不能就停滞不前,重温百年党史,不是为了从成功中寻求慰藉,更不是为了躺在“功劳簿”上,现在我们正站在“两个一百年”历史的交汇点,面对“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,组织开展党史学习教育,就是要从党的百年光辉历史中吸取经验、汲取力量,明理崇德、增信厉行。我们要向老一辈革命先烈学习,学习他们的信仰与追求、责任与担当、气质与情怀,练就勇担当、能担当的“铁肩膀”,勇挑千斤担、敢啃硬骨头,扛起国有企业改革的重担,以一名国有企业共产党员的担当,奋力谱写“十四五”国有资本运营高质量发展新篇章!